故乡的黄桷树

2017年12月11日 11:48   垫江日报   我要评论( 0人参与 )

陈代应/文 

美丽的龙溪河从高梁山奔流直下,一路蜿蜒流过我的故乡普顺镇,将这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一分为二,切割成东西两个片区,河东是集镇所在地,河西是一片片肥沃的农田。一座雄伟宽阔的公路桥横跨两岸,给两岸人民的交通带来了便捷,也为普顺镇的经济建设发挥着巨大的作用。 

距离普顺大桥东边不远处便是从前的关帝庙,只不过早已没有了昔日的辉煌。关帝庙山门外有一颗巨大的黄桷树,听老人们说已有三百多年历史了。这里是小镇的人们闲耍聚会、传递信息的最佳场所,平时无事,人们便喜欢三三两两在黄桷树下席地而坐,聊聊天,摆摆龙门阵,传递镇里镇外的新闻,这里无疑是小镇的一道风景。 

俗话说有山有水的地方就会有风景。站在这棵巨大的黄桷树下向西远眺,龙溪河美丽的自然风光便会映入眼帘:普顺大桥像一条彩虹飞跨碧波之上,两岸的垂柳随风飘舞,婀娜多姿,像一群美女在跳舞。河面上来来往往的小船,仿佛一幅优美的水墨画。岸边是那些大婶小媳妇们在洗衣浣纱,她们一边劳作一边说着荤段子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给沿河两岸增添了无穷情趣。 

这棵黄桷树给我小时候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快乐,留下了童年时最美好的回忆。春天的时候,我会和邻家小孩们在这里嬉戏、捉迷藏。爬上树去摘黄桷苞,黄桷苞就是即将绽放的黄桷叶,有一种酸酸的味道,吃在嘴里回味悠长。夏天的时候,黄桷树枝繁叶茂,绿叶浓荫,我们便在树下铺上草席,躺在草席上乘凉,或爬上树去掏鸟窝,取鸟蛋。或手提柴刀上树去砍干枯的枝丫作柴烧。到了冬天,北风吹来,黄桷叶簌簌落下,将树下周围铺上厚厚一层叶子,人踩上去就像踩在柔软的地毯上,实在惬意极了。等到树叶完全风干后,我们就用扫帚将叶子扫拢,然后背回家去作柴烧。一个冬天下来,柴房里的黄桷叶会堆满一屋,烧也烧不完。 

记忆中的这棵黄桷树总是那样的生机勃勃,天气炎热的时候,只要你往黄桷树下一站,就会感到凉风习习,神清气爽。每逢赶集天,我的母亲便会在这里摆上桌子卖凉水,水当然是越凉越好,兑上糖精就有了甜甜的味道,然后用玻璃杯一杯一杯装满,摆在桌上一分钱一杯,一天下来居然能卖两块多钱,这在当时的农村已是很不错的收入了。等到一放暑假,母亲就把卖凉水的生意交给我和哥哥,我和哥哥在卖凉水的时候总会闹别扭,看见那些渴极了的人我总会多给他们喝点不收钱,哥哥说我不会做生意,白白浪费了力气和糖精钱。为此,他经常在母亲面前告我状,好让母亲惩罚我,母亲却总是不以为然,还夸我心地善良,这使得哥哥很难堪,好长时间都不理我。 

最难忘的是儿时随父亲到黄桷树下听评书。那是一个还没有告别煤油灯的时代,星光灿烂的夏夜,我常和父亲来到黄桷树下,听镇上一位姓刘的老头讲评书。树下面到处都是人,人群中摆一张条桌,条桌上放一大碗茶,一个精瘦的老头坐在旧式木椅上,手拿折扇,不时拍响惊堂木,说的是《三国演义》。说书人的声音时而高亢激昂,时而低沉凝重。男人们不时点燃叶子烟,“吧嗒吧嗒”抽两口,任烟雾从口中喷出来,然后在烟雾中微闭双眼,沉浸在那精彩的故事里;女人们一边听着评书一边纳着鞋底,那“梭梭”的抽针引线声,在夏夜里是那样令人神往;孩子们躺在凉床上聚精会神地听着,眼望天上繁星点点,不时想入非非,慢慢的,眼皮总是不听使唤,越是想睁开越是睁不开,最后,呼呼地睡着了,直到凌晨一点,人们陆陆续续回屋睡觉,多数孩子是被大人抱回去的。可我却从来没在黄桷树下睡着过,因为我始终关心着故事中主人公的命运。关羽、岳飞、武松、济公这些丰满的人物形象成为我童年时最珍贵的记忆。甚至,有些章节我也能学着评书艺人的样子绘声绘色讲出来,只可惜这样的时日不多,秋收之时便听不到讲评书了,人们忙于挣工分,加班加点收割水稻了。 

小学毕业后,我去了远一点的地方上初中,每周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一趟,就再也没有时间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了。有时,我也会去黄桷树下走一走,一边走一边背课文,为的是增强记忆力,但大多数时间是在家里做作业,因为学习任务越来越重,人大了也比以前懂事了,是该为自己前途考虑了…… 

后来,初中毕业我考入省外一所中等专业学校,从此离开了故乡,离开了给我童年带来许多欢乐的黄桷树。在外读书的几年里,我无时无刻不思念我的故乡,思念我的父母,常常在梦里走进昔日的童年,徘徊在黄桷树下,这份浓浓的思念,日日夜夜煎熬着我,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是心灵的疼痛,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乡愁。 

再后来,我成家了。为了生活,常年在外打拼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父母相继离我而去。就在2001年7月,父亲因病去世,我千里奔丧,回到故乡普顺镇,走过那棵黄桷树下,顿时百感交集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儿时欢乐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在眼前,黄桷树还是那样苍翠,抚摸树身,踌躇再三,不忍离去。最后还是小妹再三催促,才恋恋不舍离开。 

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了,我再也没有回故乡去,故乡一定会变得更加美丽了。在他乡,我多想乘一只思念的小船,穿过岁月的河流,驶回故乡去,去看看我魂牵梦绕的普顺镇,看看风光旖旎的龙溪河,以及给我带来太多欢乐的黄桷树啊!

(责任编辑:骆飞)

文章关键词: 黄桷树故乡普顺镇

分享到:
收藏  |  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