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的唢呐

2017年12月04日 10:49   垫江日报   我要评论( 0人参与 )

夏红波/文   

在老家农村吹唢呐的人被称为吹皷手,爷爷就是这样一位吹鼓手。由于爷爷年纪大了不再吹奏,那支陪伴他多年的唢呐,静静的挂在乡下老家的墙壁上,虽然多年未用,但是那黄铜喇叭仍然油光铮亮,喇叭杆仍然黝黑发亮,仿佛在述说着它的历史。 

唢呐的做法很简单,找一节泡桐树,然后用刀削,把一端削成喇叭状,然后用锥子把泡桐里面刨空,那时我看见爷爷用的是细钢条反复的在泡桐中间穿梭来刨空的。然后再在削成的泡桐的喇叭上方钻8个孔,这8个孔是按照前面7个后面一个打在那泡桐杆上的。然后用砂纸打磨光滑后,上几道木漆,这时唢呐看上去便黝黑发亮,漆上好后套上那黄铜喇叭,再在顶端放上一枚铜钱和麦秸秆做成的哨子,这样唢呐就制成了。为什么用泡桐树?爷爷说,是因为泡桐树木质柔软,而且主要是它中间有空便于加工。用其他的木材也可以,但是制作时要麻烦些。在制作唢呐时下面的喇叭盘越大,泡桐杆越长,声音越低沉,反之则越尖利、高亢。 

村里红事白事都会请吹鼓手来吹奏一番,唯一不同的是吹奏的曲目不同而已。或喜庆或悲哀!无论红事白事一般都是在坝子的边缘安上一张桌子,供吹奏的人使用。吹唢呐的人坐定后把自己的工具拿出来,用一只泥碗盛上清水,把唢呐的哨子放在碗里用水泡着,要吹的时候才拿出来安在上面。这里还有个细节就是,哨子上用来缠麦秸秆和铜钱的线有些讲究,如果是喜事就是红线做的哨子,是丧事就用青线(黑线)做的哨子。摆放好工具就开始轮番吹奏,等到客人吃完散去,吹鼓手才能停下歇息吃饭。 

小时候看见爷爷嘴里含着唢呐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一支支优美动听的曲子就飘了出来。我也嚷着要吹,可是由于气息接不上,吹来就不是那个样子了。于是爷爷端来一盆水,在屋后砍一根细嫩竹,拿来插在水里让我吹着练习换气,我才吹了一上午,嘴巴就肿得说话都疼,我再也不愿意学那玩意儿了。 

虽然吹鼓手在乡人眼里算艺人,收入高,但是换气练习却很辛苦,换气练好后还要学习繁多的曲子,而曲子还没有谱,只有靠记忆和多练习,有的一年半载还入不了门。外出吹奏时规矩又很多,什么时候该吹,什么时候吹什么曲子是不能乱的。于是父亲不愿子承父业,改做木工。爷爷对此也没有办法。 

随着社会的发展,西洋乐器引进,吹号的人多了起来,红事白事请乐队的逐渐多了,人们婚丧嫁娶再也难听到唢呐的声音了。就这样唢呐渐渐退出了大家日常生活的视野。 

爷爷的那支唢呐就这样被挂在了墙上,时不时爷爷还拿下来用布揩拭上面的层灰,然后把哨子含在嘴上,但并不吹,仿佛在和它交谈着什么。 

虽然如今难听到唢呐声了,但唢呐声并没有逝去,因为它一直在我心中回荡!虽然如今难听到唢呐声了,但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唢呐还在垫江大地上响亮地传承,爷爷一定比我更欣慰!

(责任编辑:骆飞)

文章关键词: 唢呐爷爷哨子吹奏

分享到:
收藏  |  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